胖鸟404、版权问题陷争议背后:电影市场的资源困境与博弈

  • 时间:
  • 浏览:0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翟笑千,站长之家经授权转载。

“胖鸟 404 了。”

对于长期关注电影资源站的用户和影迷来说,“胖鸟电影”何必 陌生,但一点 名字却消失于 2019 年 3 月 1 日。

当天,如往常一般欲打开“胖鸟电影”搜寻资源的用户发现,“胖鸟404”了。慌乱之际,大众前往其幕后运营者小生的微博“肥啾电影”一探究竟,毕竟网站出现一点 小什么的问题也总要一次两次了。可令众人没想到的是,扑面而来的消息显示:“胖鸟电影”疑似因版权什么的问题被关闭,小生更是被派出所拘留,面临 15 万元罚款。

3 月 2 日,经小生被委托人发微博证实,“人太好犯法了,侵犯了著作权。”自此,“胖鸟找不到”这句叹息便频频出现在广大影迷的被委托人社交平台内,声声不息。

近年来,大众版权意识日渐觉醒,打击盗版一事在相关部门监管和民众监督之下稍有起色。但值得深思的是,在此次小生和胖鸟的事件中,广大影迷和前前前男友 却进入了情与理两难选取:一夕间,大众在“小生的行为人太好犯法”、“你我总要帮凶”和“感谢盗版资源开阔我的眼界”、“看盗版何必 对,但没人有权决定我该看那些”两种 情绪和立场间来回摆动。

盗版为什么在么在屡禁不止?另一人个在讨论胖鸟找不到时,究竟是在讨论那些?众说纷纭间,不同声音手中所裹挟的版权意识以及对艺术的选取自由意识,再次将两种 “中国特殊论”推向台前。

消失的“胖鸟”

3 月 1 日这天,对于包括小A在内的影迷来说,总要值得铭记的一天。

起初是不少影迷及用户发现“胖鸟电影”无法登陆,接着其手中运营者小生“肥啾电影”发微博表示被委托人是小生女友,小生被派出所拘留要交罚款,希望另一人个能帮忙筹款,“不帮也没关系”。

小A起初何必 相信,认为是微博盗号者开得玩笑。而正当大众质疑其真实性之际,有微博大V表示已与对方取得联系,基本能助 选取:“小生因版权方起诉而被拘留,目前人在派出所”、“小生丢了工作、被要求先交 15 万罚款”、“小生女友身份基本核实”、“胖鸟电影确认找不到”。

3 月 2 号12: 20 分,“肥啾电影”更新微博道:“我是小生被委托人,对不起,我人太好犯法了,侵犯了著作权,我被委托人深知被委托人的错误,由于主动承认被委托人的违法行为。非常谢谢另一人个的帮助。”自此,胖鸟选取找不到。

目前,随着小生的出面道歉以及司法系统系统进程的推进,大V与小生此前发布的相关微博以及筹款信息均已删除。然而,当习惯使用胖鸟的用户和影迷陷入无限哀思时,又有前前前男友 发现,另一资源站“电影首发站”也被关闭。

与早前的人人影视例如于,“胖鸟电影”和“电影首发站”均汇集了几滴 的国内外电影资源。对于长期关注香港娱乐圈和资源站的用户、影迷来说,打开“胖鸟电影”和“电影首发站”例如于于资源站已成为另一人个的日常习惯之一。尤其是“胖鸟电影”,近年来在小生的运营和维护下,以及在影迷和用户的口口相传中,早已成为国内最受用户青睐的资源站之一。

据Alexa数据显示,胖鸟电影日均IP在 20 万左右,日均PV在 3000 万上下,访问量和流浪量均十分可观。

而当下,“胖鸟找不到”这句话曾在夜深 出现于微博热搜榜,又消失于黎明来临前。胖鸟电影的“消失”将版权什么的问题重新带回大众视野的并肩,也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地再次掀起了大众对电影资源“版权”以及内容传播的争议。

“体面”的影迷和消费者

同样是 3 月 1 日,读懂第 91 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男配和最佳原创剧本三项大奖的《绿皮书》正式登陆国内院线。基于影片题材和内容的特殊性,广大早已做好要看“阉割版”或“篡改版”准备的影迷,依旧为它能登陆内地院线而欢呼雀跃,并自发在互联网被委托人平台讲述它的存在问题与瑕不掩瑜。

可当对《绿皮书》引进的欢愉和对“胖鸟电影”的惋惜,这两种 情绪并肩出现时,尤其是就看大V的那句“小生因版权方起诉而被拘留”后,不少前前前男友 便下意识将两件事放上去并肩。与此并肩,国家版权局也将《绿皮书》等 5 部电影列入重点作品版权保护预警名单,“对于未经授权通过信息网络非法传播版权保护预警重点作品的,应当依法从严从快予以查处。”

一时间,有关此次小生和胖鸟电影事关《绿皮书》版权的猜测不胫而走。

事实上,对于长期关注胖鸟电影的用户和影迷来说,另一人个对一点 网站的秉性再了解不过了。小A介绍道,“总是 以来小生选取片源都很用心、要求很高、统统我以盈利为目的,普通观众太满再在意它是总要蓝光,但小生在意,统统它的片源很有质量保障,但会 那些即将上映和正在上映的电影一般太满再出现在站内。”

简而言之,在诸多影迷心中,小生和胖鸟电影这般高品质资源站是另一人个精神食粮的来源与保障,尽管另一人个也深刻意识到,不盈利何必 等于总要盗版

“有喜欢的影片上映我当然会去电影院支持,国内大大小小的电影节我也没少跑,对于热爱电影的人来说,另一人个何必 介意付费什么的问题。但关键是,有日后另一人个拿着钱也找必须所谓的能助 看电影的正规渠道。”一点 困扰不止出现在小A一人身上。

影迷和有观影需求的人群尚且没人,更别说与电影相关的从业者和在校学生,CC便是其一。影视学专业毕业如今又从事相关工作的CC很矛盾:“由于没人那些所谓的盗版资源,我的大学时代根本接触必须希区柯克、昆丁塔伦蒂诺以及岩井俊二和朴赞郁。”被盗版资源哺育又明白其不对之处的CC始终无法说服被委托人只站在有有一一个多 观点上,“谁你要成为有有一一个多 体面的影迷和消费者呢?”

如小生所言,从法律上而言他人太好违法了,可影迷们对它的爱与支持也是事实。这仿佛又陷入了一场情与理的悖论中,手中所牵扯出的同样还有由版权意识、艺术选取自由以及电影审查机制等并肩形成的“中国特殊论”。 

相悖的版权意识与艺术自由

“invictus maneo”

2014 年 11 月 28 日,这句出自美剧《疑犯追踪》第四季第九集片尾的台词“我仍未被征服”,被关闭网站的人人影视烙在微博中。

阅片之于影迷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日常习惯,去电影院支持被委托人喜爱的电影也是影迷最基本的素质之一。可事实上,自电影这门艺术诞生之日起,“盗版”的身影便伴其左右,尤其是当这门艺术进入中国市场日后,从录像、VCD、DVD的野蛮生长,到诸多播放软件成新宠,再到“资源帝”的崛起,盗版什么的问题成了电影市场总是 以来难以根除的“顽疾”。

经过互联网时代的洗涤,国内影迷们人太好早已明白“版权”的意义和重要性,从两种 深层来说,另一人个正是电影版权的忠实拥趸者。与此并肩,在国内现有的市场环境下:审查机制的严苛、分级制度的不完善等,对于 3000 后 90 后以及更年轻一代的影迷,包括一切有观影需求的观众来说,另一人个的需求统统日后却依然要依靠盗版资源能助 填补。

正如市场对盗版资源的抵制,比起盗版资源,影迷们对《水形物语》的小黑裙、《银翼杀手2049》的截幅、《绿皮书》的台词“改造”以及诸多数不清的“阉割”版引进片显然是更加难以接受的。所日后仆后继的另一人个走向“歧途”。归根到底,也正因大众的需求,才有了盗版的发展空间。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在长久以来被委托人需求得必须满足的电影市场环境下,国内影迷们人太好没人将“盗版资源”一点 词进行统一看待,在另一人个看来,规避正版渠道并以盈利为目的的内容传播是“盗版”,而那些无法引进、没人正版渠道能助 接触且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内容传播称作“资源”。

无独有偶,在不久前的第 69 届国际柏林电影节上,同性题材电影《再见,南屏晚钟》获得泰迪熊奖,导演自是清楚影片碍于题材的特殊性由于无缘内地观众,但会 在接受采访时说道:“我知道国内年轻人有土办法 把资源免费发布到网上,我很OK,太满再介意!”

从快播、人人影视、BT天堂、胖鸟电影等案例中不难 发现,国内用户、观影人群甚至更大范围的群体对盗版影视资源的宽容度何必 低,有时甚至是在“纵容”。诸多电影资源站在影迷看来,与非 为了逐利已总要另一人个关注的重点,另一人个真正在意的是:在现有规则下的观影需求能助 得到满足

眼下,围绕“胖鸟找不到”而进行的讨论还在继续,话题已由整个事件、版权意识上升到了大众对艺术的自由选取权以及意志自由上。站在理的深层,另一人个无法听之任之盗版资源的泛滥,站在情的深层,另一人个亦无法割舍能助 就看世界的窗口。

但毋庸置疑的是,“胖鸟找不到”只会是市场前进的必然什么的问题,随着监管的加强以及大众版权意识、市场环境的逐步完善,诸如今天这般的“资源困境”只会太满。另一人个叹息、遗憾,却也深知其中的合理与必然。

声音还在放大。退出微博,关上电脑的小A,在另一人个圈敲下语句:

“我伸出舌头接住了一片雪,人太好它很烫。”